2017年10月11日 星期三

【樓誠】夏晚


  • 偽裝者衍生 / 樓誠單篇 
  • 現代AU / NC-17
  • 《錄像》番外,可獨立成 PWP 閱讀

--

他聽見明樓踏上台階的腳步聲。

滑手機屏幕的指尖隱隱發熱,他認為是餐會上那半杯紅酒的緣故,不是因為進門後將發生的事情。

2017年9月14日 星期四

【樓誠】錄像


  • 偽裝者衍生 / 樓誠單篇
  • 現代AU

--

明台下了出租車,午後豔陽曬得他瞇起了眼。

上回來時,別墅前院還是一片泥地,這會兒大半邊已鋪滿工整的石板,成片延伸至車道,另一半邊植上了翠綠草皮,一圈籬笆將綠意圍成小花園,邊角一棵大樹,枝葉間蟬鳴鼓譟。

2017年8月5日 星期六

【誠樓】牙疼


  • 偽裝者衍生 / 樓誠單篇
  • 其實是一個誠樓的小段子

--

那陣酸澀得入骨的痛來得突然。

咖啡如熔岩般滲進牙面,向深處灼燒神經,明樓忍不住皺起臉,眼尾眉間擰出了摺子。

2017年7月7日 星期五

【藺靖】重逢


  • 樓誠衍生 / 藺靖單篇
  • 七夕小段子
  • 參與魔都樓誠ONLY2 台灣攤「明長官秘書處」無料小冊

--

「先生可知擅闖御書房是重罪。」

一縷藥香飄至鼻尖,依舊低頭批摺子,蕭景琰頭也不抬。

2017年6月30日 星期五

【樓誠】灰色地帶(未完)


  • 偽裝者衍生 / 樓誠單篇
  • 異能AU

--

01
他最後記得的是雨,滂沱大雨,彷彿能洗淨一切的雨。
溼透的衣物黏著於軀體,裸足被石子刮出血痕。
感覺不到冷,感覺不到疼,只有一個念頭緊緊攀附——逃,快逃。

2017年3月18日 星期六

【藺靖】投懷送抱


  • 樓誠衍生 / 藺靖單篇
  • PWP / 處子藺晨x魅魔景琰

--

藺晨是在自家後院撿到昏迷的蕭景琰。

瑯琊閣守備雖不森嚴,地理位置四面環山,憑空闖入而無人知曉絕非易事,年輕的少閣主正納悶,這美人該不會是從天而降——還真是一語中的。

【樓誠】病容


  • 偽裝者衍生 / 樓誠單篇
  • 童年小段子

--

春天的腳步鄰近,正是乍暖還寒時節,早飯後明台纏著明誠陪他打羽毛球,後者視線飄移到明樓臉上,眨著烏亮的眼睛求救。

或許是幼時未受到足夠的營養照料的影響,明誠到明家二年有餘,身形體魄還是略輸明台,說玩一塊是好聽,實則只有撿球的份。

【樓誠】夜


  • 偽裝者衍生 / 樓誠單篇
  • 參與台灣樓誠ONLY《明合日月》聖誕報紙合輯

--

街道上亮著繽紛的燈,節慶歡騰的氣息充滿每一個角落。

明年的這個時節,該不在巴黎了,明誠攪拌鍋裡溫熱的酒,肉桂與柑橘的香氣飄盪在嘆息裡。

2016年10月26日 星期三

【樓誠】城市之巔


  • 偽裝者衍生 / 樓誠單篇
  • 現代AU / PWP

--

高聳的建築物外牆代表著精品的那些英文字母只剩下螺絲孔的痕跡,繽紛鮮豔衣著清涼的模特兒看板在寒冷的秋風中褪了色,商場頂樓帶給無數兒童歡笑的設施寂靜的覆蓋在墨綠防水布之下。

數十年前風靡城市的摩天輪已失去最接近天際的美名,此時不合時宜地在即將歇業易主的蕭條景色裡,只為二人亮起炫目的七彩燈光。

2016年10月12日 星期三

【樓誠】秘書


  • 偽裝者衍生 / 樓誠單篇

--

梁先生覺得明秘書就是被長官壓榨的那種可憐人。

這秘書長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職位,偏偏奉茶倒咖啡接電話送文件跑腿當司機樣樣都得自己來。

2016年8月23日 星期二

【樓誠】菸


  • 偽裝者衍生 / 樓誠單篇
  • 日常小段子

--

黑色轎車靜靜地佇立在街角,明樓一襲深色大衣,從明亮處走來,走得不疾不徐,皮鞋叩叩叩地敲擊路面,身後宅邸富麗堂皇,燈火通明。

明誠傾斜著身子,交叉著修長的雙腿,隨興地倚在車門旁,雙唇鬆鬆地含著一根菸,舌尖上下逗弄著濾嘴,灰燼如細雪般紛落而下。

2016年8月11日 星期四

【樓誠】零星之火


  • 偽裝者衍生 / 樓誠單篇
  • 劇本小說番外《煙缸與青瓷》衍生
  • 此篇為 歸來之人 的續章

--

明樓回想起他們身份互相曝露的那一個夜晚,令他驚訝的或許不是阿誠涉足於政治,而是這事發生在他眼皮底下卻一無所知。

青年跪在那裏,他的怒火一陣陣抽在他身上,也同時狠狠地疼在掌心裡。

2016年8月6日 星期六

【樓誠】歸來之人


  • 偽裝者衍生 / 樓誠單篇
  • 劇本小說番外《煙缸與青瓷》衍生
  • 續篇 零星之火

--

自從巴黎車站與明樓的離別已有半年,這期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,足以讓阿誠對從前的自己感到陌生。

在莫斯科的大學裡,他久違地再次嚐到飢餓的滋味,幼時的記憶輕易地被喚起,阿誠再次深刻地體會到在明家過得是何等富足的生活,胃裡的悶疼沒有削弱他的神智,反而使思緒更加敏銳。

【樓誠】盛夏


  • 偽裝者衍生 / 樓誠單篇
  • 童年小段子

--

盛夏時節,炎炎午後,年少的阿誠捧著書,全神貫注地閱讀,絲毫不受暑氣干擾。

相較於他悶熱潮濕的舊家,明家宅邸對流旺盛,時不時微風輕拂,已是舒適非凡。

【樓誠】小花招


  • 偽裝者 / 樓誠單篇
  • 現代AU

--

風和日麗的夏季午後,裝潢雅致的咖啡廳內飄盪著輕柔的音樂,咖啡香氣四溢,大片落地窗旁的雅座坐著一對男女。

男孩穿著附近高中的校服,衣著筆挺光鮮亮麗,俊俏的臉上帶著幾分淘氣;女孩身上是運動套裝,短裙下修長的腿交疊,烏黑的長髮在腦後紮起俏麗的馬尾,即便休閒的裝扮也藏不住舉手投足間散發的優雅貴氣。

【樓誠】風景畫


  • 偽裝者衍生 / 樓誠單篇
  • 日常小段子

--

明台覺得這幅畫或許是阿誠唯一從巴黎寄回來的作品。

在巴黎他們三兄弟同住的時期,阿誠從學生公寓搬過來的家當裡少不了大大小小的畫作,畫有城市街景,畫有大學校園,生活裡的喧囂點點滴滴封進了畫布裡,成了都市裡寧謐恬靜的一塊風景。

【樓誠】做飯


  • 偽裝者衍生 / 樓誠單篇
  • 日常小段子

--

明樓還記得明誠初次獨自掌廚的光景。

那年明誠還在上海念書,學術研究告一段落的明樓自國外歸來,正好值家中傭人返鄉的時期,時常協助備菜的明誠自告奮勇張羅晚餐,其實本可一家子上個館子吃吃便罷,顧及著廚房內忙東忙西的身影,提議終究是吞回了肚裡。

【樓誠】老朋友


  • 偽裝者衍生 / 樓誠單篇
  • 年老 / 非廣義 HE

--

他發現自己在乾燥沉悶的空調中醒來,喉嚨乾澀,耳朵疼痛,腦中一片渾濁。

打開身旁的小窗,過度明亮的光線刺痛了雙眼,厚重的玻璃外是太單純清澈的藍,從其之下蔓延到地平線的是無盡的白雲。

【樓誠】乘車


  • 偽裝者衍生 / 樓誠單篇
  • 日常小段子

--

今天的明誠有些異常。

在自家黑色轎車後座,結束一天繁忙公務的明長官闔著眼,未戴手套的指尖輕揉著微蹙的眉心,如此想道。

【樓誠】晨跑


  • 偽裝者衍生 / 樓誠單篇
  • 日常小段子

--

黎明時分,尚未破曉,明公館壟罩在一片迷濛的霧意中,空氣中的寒意拂去明台肌膚上的熱氣,他彎起身軀雙手撐著膝蓋調整呼吸,汗水延著臉頰落入地面,在玄關的水泥上濺出深色圓點。

推開家門,大廳內靜悄悄的,他拿起放在右側鋼琴上的毛巾擦乾汗水,突然一道非常細微的聲響吸引他的注意,明台不動聲色地躲在暗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