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11日 星期三

【樓誠】夏晚


  • 偽裝者衍生 / 樓誠單篇 
  • 現代AU / NC-17
  • 《錄像》番外,可獨立成 PWP 閱讀

--

他聽見明樓踏上台階的腳步聲。

滑手機屏幕的指尖隱隱發熱,他認為是餐會上那半杯紅酒的緣故,不是因為進門後將發生的事情。

身後的人朝他走近,隱約聞得到晚風先捎來的氣息,有點兒陌生,鑑於他大哥出差一週,組成氣味的元素裡洗衣精不對,沐浴用品也不對。

明樓終於停下腳步的時候,已經靠他靠得很近,其實是太近了,近到低頭能看到他的鞋尖,近到能感覺他的吐息拍打在髮梢。

突地背脊竄上一陣細微的顫慄,一個柔軟的觸感印上了後頸,指尖上的動作一滯,他放棄去找那個不知隱沒在哪兒的開門應用,轉過身看向明樓。

「這麼心急。」他故作鎮定,讓句子聽起來像是揶揄。

明樓掛著從容的笑意,說:「就一下。」

然後傾身給他一個輕淺的吻。

沒用上舌頭,單純只有唇瓣摩娑,他在鼻息的交換間聞到熟悉的味道,是殘留在睡衣衣領間的那種氣味。

身體的反射行為先於思考,手不知何時已環住他的腰,明誠模糊地哼了哼,想把人給拉進懷裡,卻反過來被順勢壓上了門,後方是硬質木板,前頭是寬厚胸膛,他探出了舌尖,宣示自身仍是自由的。

乾爽的吻在這一刻變了調,明樓吮住他亂竄的舌,舔舐而過還以顏色,他險些來不及換氣,呼出的氣又熱又急。

拉下撐在上方的胳膊擺至身後,他用背蹭了蹭那隻手掌,「大哥……你摸摸我。」

明樓逮著了他趁機吸氣的意圖,微笑著封住他濕漉漉的唇,大掌從肩胛骨間緩慢地向下,停滯在腰際。

明誠又去蹭他的手,「不這種的。」

「那是哪種?」明樓掌心在他敏感的後腰摩娑。

「明知故問。」拉出襯衫下擺的舉動被制止了,明樓吻了吻他的嘴角。

「這麼心急,還在外頭呢。」


門是明誠分神用手機開的。

褪下的鞋隨意地擱在玄關,整不整齊也沒人在意,明誠說臥房裡那張床還沒拆封,就地把他推上沙發。

跪在他腿間直立著身,明誠伸手解自己的襯衫鈕釦,明樓枕在扶手上,看他伸出舌尖舔了舔透紅的唇,又把他拉下來親吻。

明樓拉出他紮進褲裡頭的襯衫,雙掌從下擺探了進去,掌心摩娑起伏的肩胛骨,沿著弓起的脊骨一路向下,直至尾椎。

明誠瞇起了眼,像隻被順毛的貓悶哼,滿足於手掌微粗的觸感觸摸過肌膚。

兩掌再往下探索,深入下身衣著裡,青年低吟一聲,伸手解開褲頭鈕扣,拉下拉鍊釋出更多空間,於是手掌得以完全地包覆圓潤的臀,恣意揉捏彈手的臀肉。

「大哥……」

低聲的叫喚裡帶著請求,鑒於把人壓在門板上親吻時身軀幾乎是貼合在一起,他對於青年腿間的變化瞭若指掌,現下僅相隔薄薄一層衣料,鼓脹的形狀更是顯露無遺。

將手掌探至前端,包握住他蓄勢待發的慾望輕輕捋動,明誠挨近他呢喃著大哥,連同外褲褪下四角褲至膝蓋間,裸露出的圓臀僅有襯衫半掩,隨著他手部的頻率前後蹭動。

明樓再度吻他,衣扣被一雙體貼的手拆解,從硬領間第一顆圓扣直直往下,釋放出同樣脹得受褲子壓迫的硬挺。

明樓揉了揉他的臀示意他向前,將自己的柱身同樣納進掌裡,握在一塊兒磨蹭,掌中堅挺的熱源熱得彷彿能灼燒手心。

明誠似乎比往常更快進入狀況,任由唇舌肆意侵略微開的嘴,他微擰著眉小幅度挺動著腰,明樓甚至還沒觸碰到最為敏感的頂端,指節已經被透明的液體濕濡。

「大哥、等……」

明誠忽然繃緊了身子,握住他的手腕想讓他停下,明樓反倒加快速度,只聽得青年低聲嗚咽,掌中物一股股抽動,白濁的液體釋放了滿手,沒盛住的部分滴落在腹部上。

「挺忙的一週,嗯?」

明樓伸長手臂從桌上抽了張紙巾,拭去濃稠的白液,明誠挺直的腰桿洩氣般鬆軟下來,明樓將他往身側攬,青年洩恨似地咬他了肩膀一口。

吻了吻他發紅的耳廓,明樓把手伸向自己仍硬挺的下身,沒來得及摸上幾下,隨即被一隻手制止。

「哥……」明誠撐起上半身看他,臉上浮現些微羞赧的神色,「我想你進來。」


明誠重新回到客廳的時候,明樓已經把衣服全脫了,裸著身軀倚在扶手上瞧著他,他感到腹部繃緊了,微微發著熱。

「真不害臊。」

「有什麼好害臊?」

明樓輕笑,伸手把他勾近,讓他分開雙腿跪在腰際,撥下敞得大開的襯衫,在裸露的胸膛落下長串綿密的吻。

明誠在手上擠了些潤滑液,向股間探去,微涼的觸感讓他瑟縮,抵在皺褶處摁了會兒,一指沒入到底,待入口稍微鬆軟後,他抽出手指上又添了點潤滑,朝明樓伸來的手上也擠了些。

從背後放入兩根手指,反覆分合擴張穴口,明樓攬住他的腰,舔拭胸前不知何時挺立而起的乳粒,隨後手臂穿越他的大腿之間,把自己的中指也推了進去。

三指同時動作,明誠沒忍住那聲悶哼,他是為了下一階段的接納作準備,不請自來的那隻手指卻反客為主,刮搔起柔嫩的內壁。

「嗯……」腰酥軟得幾乎挺不直,搭在明樓肩上平衡身體的手把那處給按出了紅印。

「又精神了。」

復甦的性器抵到明樓精實的前臂,在上頭遺留曖昧的水痕,明誠別開眼,專注地往手上補潤滑,即便手指早已濕漉漉的泛著水光,「我年輕。」

「反過來嫌棄我了?」

抽離後的空缺隨即被增添的手指填補,明樓的口吻中帶著戲謔,用硬挺的下身頂了頂他濕潤的手,他順從地環握。

明樓的指腹尋得甬道內微微鼓脹的突起,正徐徐探摸著輪廓,突來地摁壓逼得他溢出短促的呻吟,「誰、啊……誰嫌你了。」

將透明的稠液抹滿掌中的分身,熱燙堅挺的觸感長了爪子似的,撩搔著神經,他幾乎按捺不住在明樓的手指上抽插自己,他哀求道:「大哥……夠了。」

圓碩的頂端隨即抵上入口,明樓吻了吻他,「教訓你是足夠了。」

明誠維持著跪姿緩緩下沉,碩物撐平皺褶,一吋吋拓開內壁,待全根沒入,額上已浮出一層薄汗,明樓順著他的脊骨輕撫,湊上前同他接吻。

被撐開的不適感逐漸退去,他小幅度地擺腰吞吐男根,甜美的酥麻感言著背脊攀爬而上,很快地明誠便不滿足於移動受限的姿勢,屈起膝轉為蹲姿。

他前後蹭動找尋適宜的角度,手臂不得不向後平衡後仰的軀體,性器進出的速度不快,每一下恰到好處地頂在點上,明誠微啟著唇喘息,拼命抑止從喉頭溢出的低吟。

一陣陣的熱流從腹部迸發,燒得他腦中一蹋糊塗,明知道自己在明樓面前雙腿大張,交合的部位一覽無遺,卻舒服得無法停止挺動腰臀。

明樓加重了鼻息,突地把自己抽了出來,前列腺無預警被重刮而過,明誠腰肢一陣酸軟,手臂一鬆向後倒去,他的胸膛劇烈起伏,小腹沾上透明前液。

把頭枕上另一側扶手,明誠潤了潤唇瞧著明樓,後者看上去不比他好上多少,掐著腿做了幾次深呼吸,才又上前俯下身來吻他。

雙手攀上了他的頸,明誠湊近他耳畔低聲道:「哥哥,你教訓我吧。」

「敢這麼說話,學壞了。」

「我、嗯……」反駁的話還沒說完,明樓已經架起他的腿,把挺硬陽物再度往他體內送去。

他向後攀著扶手,承受著饒富節奏的進攻,模模糊糊地想起,大哥總是說他太躁進,後韻不足,交由明樓主導的時候,歡愉像浪潮,後浪推前浪,快感一波接一波直上浪尖。

明誠摀著嘴完全是出於習慣,明樓拉開他的手,吻了吻他壓得紅腫的唇,「在家,沒事的。」

起先他覺得難為情,只是小聲喘氣,後來逐漸加劇的衝擊使得他眼裡佈滿水氣,闔眼後更加敏銳的感官裡,他聽見自己甜膩的呻吟交織明樓的喟嘆。

「大哥、那裏……嗯、舒服……」

他的前端硬得不斷出水,隨著撞擊一下下拍在緊繃的小腹上,掌裡全是汗水,蜷曲起腳趾,只差一點就攀上顛峰。

模糊的視野裡,明樓在人前總是梳得一絲不苟的頭髮散亂,髮絲落在前額,徘徊在高潮邊緣,明誠忍不住嗚咽著求饒,「哥哥……」

明樓蹙著眉,狠狠抽插了十來下,幾乎是一握住他的性器,明誠就立刻射了出來。

當他從一片空白中回過神,明樓已經把自己抽了出來,繳械在他身上,看著肚皮上乳白色精水飛濺的痕跡,明誠喘著氣問:「我、是不是……弄到沙發了?」

他伸手要去抽紙巾,又因為夠不著脫了力,手臂垂到了地上,明樓仰在椅背上順氣,拍了拍他伸直枕在自己膝上的腿,說道:「別折騰了,先緩緩……」


明樓把手錶戴回手腕,明誠正幫他打上領帶,他們一同看向錶面,而後目光相會。

「這時間回去差不多。」出口的聲音有些啞,明誠感到喉嚨乾澀。

腦中浮現過往情事的片段,在宿舍或明公館皆得留意門板之後的動靜,明台甚至因此被禁止熬夜,明誠突然忍俊不住。

「不得不說,咱家大姊真是敏銳。」

明樓含笑望著他,食指豎在唇前,悄聲道:「噓。」


--